北京pk10投注平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毕节“邱家花园”
毕节“邱家花园”
作者:文|翟显长  发布日期:2019/8/6 阅读次数:
  老毕节城历史上的“邱家花园”,系购买清代部分“学田”(办学用的公田,其地租收入可作为祭祀、学校书院教师薪俸及补助读书人士的开支)建成,位于今天的毕节市七星关区解放路(原名“县署街”)“三江花园”(解放后原毕节县政府所在地)一带,东南朝西北向,前临大街,背靠“长庆坡”,占地10余亩,进去后有三进“龙门”。
  “邱家花园”的创建者是两兄弟:哥哥叫邱勋,弟弟叫邱煌,他们都是清朝嘉庆年间从毕节城走出去的二甲进士、翰林编修、监察御史,官至正四品。这在当时的毕节周边传为佳话——“兄弟齐名,人艳称之”(《毕节县志》)。来自福建的邱家人,邱翰、邱勋、邱煌、邱瑀(同知、道台)、邱祖培(知县)等几代为官,邱道台家“邱家花园”,堪称老毕节城除杨进士家“杨家公馆”外名副其实的“百年官邸”。
  英年早逝惜邱勋
  按道光年间刑部尚书(掌刑曹)、协办大学士(待直枢密机务)全庆在《邱观察伯猷、叔山两先生合传》(收入同治年间《毕节县志》)开头的表述,邱勋、邱煌“原籍福建,世有隐德”,因其父邱翰宦游来毕,邱家才在毕节城内安家。邱勋、邱煌的父亲邱翰(据说曾在山东为官),既然是“宦游来毕”,应该具备在城内购买学田起房盖屋的相应经济条件。
  大哥邱勋字伯猷,号芙川、蓉村。生而聪敏,秉性端凝。据《贵阳府志》内杨殿邦所作《翟悦山先生别传》说:“先生亦举于乡十年……先是居毕,教舅氏(路元升。翟翔时父亲翟理伦,娶路元升继室胡氏所生之女为妻)诸子(路元升生一子路邵,路邵生三子斯京、斯亮、斯云。斯京娶理伦侄女为妻,其子路孟逵入贵山书院就读,求教于‘舅氏’翟翔时,后来考取进士,成为德沟‘亦辋川庄’第一位翰林)皆成年后,馆于外舅刘氏,观察邱勋亦从学。故先生善教之名著远近,学者景(通‘影’字)从。”得毕节名举人翟翔时、刘潮训导,邱勋先补大定府学弟子员(秀才),乾隆己酉年(1789)考取拔贡,是年秋天考取举人。
  嘉庆元年(1796)丙辰科,邱勋以大定学籍取进士二甲第24名——全国第27名,入翰林院,散馆授编修,充实录馆协修,武举会试收掌官。1800年,邱勋任磨勘(复核)各省乡试卷官。1802年,邱勋又任会试同考官(副主考),保送御史。1803年,邱勋补任陕西道监察御史,上书言事的秘奏均由皇帝下到部里,讨论批准实行。实录馆评议,邱勋叙一等功,任翻译会试外监试官,奉命巡视京城。1804年农历二月初三,嘉庆皇帝临幸翰林院,赐宴赓吟,王公而下总共205人,邱勋获准参与其中,获恩赐《味余书屋诗文全集》(嘉庆皇帝自己的诗文集)、《九家注杜诗》及名砚“风字砚”、绫罗绸缎、贡茶、描金绢笺等,备极荣宠。此后邱勋任翻译乡试监试官、稽查磨勘分卷官,署理巡视北京东城并奉命管理街道,续行京察一等,引见记名,以道府(道台、知府)用。也就在1804年,邱勋署理吏科给事中,每有秘奏,嘉庆皇帝都表示同意。
  嘉庆丁卯年(1807),已在京城任职十余年的邱勋奉旨选授湖北荆宜施道(正四品官)。谢恩之日,“奏对片时,天颜喜悦”。嘉庆皇帝谆谆告诫:“楚省民刁,汝系风宪官(御史)出身,宜勉为之!”邱勋奏称:“察吏安民,实心办事。”莅任后,邱勋洁己爱民,持躬率属,总理堤工,通宵达旦巡督于江岸,不辞劳瘁。父亲邱翰在毕节与叶姓人钱财往来纠葛不清,叶家来湖北控告索要钱财,讼词诬咬邱勋。制府(掌管军务的制置司衙门)向朝廷汇报了这件事情,邱勋经部议降一级留任,还没有复任就已去世。
  明达干练话邱煌
  邱勋弟邱煌(1784—1858年),出生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本名若水,又名邱杰,字南晖,又字叔山(树山),号闇甫。自幼聪颖绝伦,知者有“神童”之目。邱煌13岁补弟子员,15岁就乡试中举。嘉庆十年(1805)21岁中乙丑科进士二甲第58名——全国第61名,进入词林(翰林院),授编修,历官国史馆协修、文渊阁校理。邱勋、邱煌兄弟二人同朝为翰林,这肯定是朝堂上的一道亮丽风景。大约在邱勋去世几年后,1816年,32岁的邱煌任会典馆纂修官,1818年任广西乡试正考官,1819年担任湖南道监察御史,代理兵部掌印给事中。道光元年(1821),37岁的邱煌任顺天乡试同考官(副主考),邱煌在谏垣(御史台)四年,直言敢谏,他的建议,嘉庆、道光两位皇帝都予以采纳。全庆早年曾多次聆听父亲(曾任兵部尚书的那清安)教诲,“熟闻年伯叔山先生与其兄伯猷为名翰林,有古谏臣风,均以外用不竟其材为憾”。1820年,36岁的邱煌担任会试监试官。
  1822年,邱煌再任会试监试官后,终于离京担任陕西延安知府。延安是陕北要害之地,词讼繁多。邱煌每天坐堂,手口交用,竭尽全力平反冤假错案,不到三个月就将前任遗留下来的500多份案牍全部审理完毕,治下百姓视其为“青天”,周围几个郡县的百姓也啧啧称誉,争着前往延安来打官司。他创立“鹤鸣书院”,增置膏火(银)加大财政投入,延安文化教育为之振兴。遇到黑恶势力和贪腐官员,邱煌一定会绳之以法严加惩治,城乡百姓赖此安宁静谧。1828年延安发生大饥荒,邱煌尽力抚恤,保全救活百姓数以万计。延安地近黄河,黄河一涨大水,周边地区就水患成灾。邱煌捐出所得俸禄,倡议官民修治黄河,水灾得以平息。到邱煌去世后,延安百姓还在称颂他的功德。此后,邱煌还代理过陕西多地的兵备道、盐法道,到同州、凤翔各府任职,经过他的不懈努力,这些地方也都像延安一样政通人和。邱煌要审理案件时,常常洞开政府大门,放老人、小孩进入围观。他从容判断,伏在桌上奋笔疾书,一堂而决,老百姓都争着称颂“邱一堂”。邱煌“擅书法,熔颜鲁公(真卿)、杨少师(凝式)于一冶,字无(论)大小,皆悬臂为之,有得之者,珍如拱璧焉”(全庆《诰封通议大夫晋赠资政大夫原任湖北督粮道前兵科给事中邱公墓志铭》),“笔力劲健,气势开张,绝少馆阁习气”(陈训明《贵州书画家简论》)……看他干净利索地审案、结案、写判决,的确是难得的享受。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邱煌在知府任内,估计英国受到安抚后难保不故态复萌,就上奏章逐条陈述和议利弊,由总督、巡抚转奏道光皇帝,朝廷内外都认为他做得很对。此后邱煌曾充任陕甘文武乡试官,1842年被晋升为湖北督粮道。当时正值龙江关上奏增加税额,邱煌认为税收太繁多,商家经济实力不足,再加上运粮船只一直都沿北行,现在设关卡使船只改道南行,船工们不熟悉情况,一旦猝遇北风,与南岸互相冲击,必然贻误多多……于是提出“以人就船,不必以船就人”建议。要处理这件事情,巡抚、监督意见不合,邱煌同他们一起奉旨到京。邱煌据理力争,痛切地陈述各项利弊,道光皇帝最终同意了他的建议,命令撤销龙江关新税。四省商民闻风鼓舞,为邱煌在淮河岸边建立生祠,供商船往来祭祀。
  1845年,61岁邱煌解职回到毕节,很可能就在这段时间完善了“邱家花园”的进一步配置,并购买义田赡养亲戚族众,尤其喜欢奖掖后进。“拳拳之忱,不能自已。虑之殷,遂不觉词之费。惟识者有以谅之。”邱煌《匡俗末议》长文,与道光六年(1826)丙辰科进士、退休官员冯云祥所作《与邱观察论守御毕节》一起被收入同治版《毕节县志》卷之十七“艺文志”内,读之可以了解邱勋等对当时毕节社会的眷恋关切。后来,儿子邱瑀在四川松潘任同知(副知府),才将邱煌迎养在署。1858年,距离邱煌考中举人刚好60年,四川总督为邱煌上奏请求,奉旨准其就在松潘重赴“鹿鸣宴”(科举时代,乡举考试后,州、县长官宴请得中举子,或于放榜次日宴请主考、执事人员及新科举人,歌《诗·小雅·鹿鸣》,作“魁星舞”)。时邱煌已经74岁,喜作七律《重赴鹿鸣四首》(收录于同治年间《毕节县志》卷之十七“艺文志”)表达自己“身历四朝叨豢养”的由衷感激,以下是第一首:
  蜷伏衡门作睡乡,何期局外许观光。
  兴贤再许陪宾客,获隽无须赴战场。
  身历四朝叨豢养,队随群彦盛趋跄。
  六旬弹指匆匆过,弥觉羲皇化日长。
  很可惜,“鹿鸣宴”尚未到期,“敢戴殊恩难报称,惟应鼓腹咏皇春”的邱煌已撒手人寰,时年75岁。他在京城为官17年,在陕西、湖北为官23年,身历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皇帝,虽然如那清安所言有点“以外用不竟其材为憾”,却能全身而退年逾古稀圆满善终,亦堪称幸事佳话。
  “邱家花园”的文化影响
  邱勋、邱煌“兄弟齐名,人艳称之”,在毕节产生了较大影响。道光年间,邱家后人拿着“两先生行述”,到京城请全庆这位显宦“作谱传”,作《诰封通议大夫晋赠资政大夫原任湖北督粮道前兵科给事中邱公墓志铭》,皆如愿以偿。邱勋英年早逝(估计也就30来岁),传承情况《毕节县志》失载。邱煌子邱瑀,曾任四川松潘同知;邱煌孙邱祖培,光绪初年曾任四川某县知县。不仅如此,邱煌去世后,还留下了《府判录存》《一渔草堂试律订正》《存剑南七律》《今文质疑》《瓯北诗抄》《颜杨合璧法帖稿》《读左躗言》《历代编年歌》《括意园小记》各书,在毕节周边产生了较大影响。“翁有剑南(陆游)、瓯北(赵翼)各诗集改本。”(余昭诗句自注)大约在1854年左右,大屯彝族庄园的实际掌管人、诗人余昭写成《求邱观察叔山先生校订拙集》,为自己的诗集《大山诗草》求序:  
  灜仙七十住山林,动我殷情问字心。
  蚓窟亦曾鸣得意,雷门可共许知音。
  愿将劚古如椽笔,赐使生香小草怜。
  入座春风花熳烂,挑灯恳为下神针。
  “戊戌(1898年)春三月,㥞雅堂鋟版”的《大山诗草》,没有邱煌的序,却有余昭诗友、光绪二年丙子(1876)科进士、时任广东某县知县邱宝森的序。邱宝森出生于南箐邱家大坡,与“邱家花园”邱家并无瓜葛。余昭去世8年后,其子余邃初亲往毕节,请时任松山书院主讲的“杨家公馆”举人杨绂章“校订”并作序,才最终出版了《大山诗草》。这其中的很多因缘,我们今天已经无法还原。很遗憾,邱煌的所有著述,包括书法作品,我们今天也难得一睹真容。
  嘉庆年间,邱煌尝因父母去世“丁忧”回毕节,在“邱家坟山”(今七星关区政府背后山峦)父母墓旁筑庐守丧,哀毁骨立,有白鹤聚集在墓前,路人为之感叹讶异。邱勋、邱煌在毕节城求学时,都曾拜刘潮为师。后来,兄弟俩在毕节“五龙桥”畔“翔龙寺”旁,为刘先生立“神道碑”以表纪念。关于刘潮,光绪五年版《毕节县志》卷之六(中)“文学”内有如下记载:“刘潮,字西园,乾隆己酉年(1789)举人。积学教授,裁成几遍邑中,远至贵阳、安顺,亦多负笈者。卒后,门人邱勋、邱煌两太史,为立神道碑于翔龙寺侧。”
  从毕节“邱家花园”走向京城再走向江浙的才女邱荪,字云漪,是邱煌三个女儿中的长女,后嫁浙江平湖朱善旂为继室。朱善旂(1800—1855年),出身浙江平湖名门望族,却长住北京,以举人官国子监助教,并署博士监丞,后记名六部主事、武英殿校理,喜金石书画收藏,有诗文集传世。邱荪有家学渊源,又得嫁志同道合夫婿,诗文书画创作皆造诣颇深。 
  好友沈善宝(1808—1862年,清代中叶著名女诗人,有《鸿雪楼初集》《鸿雪楼词》等传世)在《名媛诗话·卷七》里,高度评价邱荪书法、诗歌创作成就:“毕节邱云漪,朱建卿助教善旂继室。工四体书,而行楷出入钟(繇)、王(羲之),姿妍骨劲,秀色可餐。每乞书尺幅,爱玩不能释手。自余入都后,即承相访,交谊颇深。近年书法愈进,纵横变化,直有‘香象渡河,羚羊挂角’之致。诗笔沉着,为书名所掩,遂不多作……”《当湖历代画人传》《朱氏支谱》等著述中,对邱荪的评介更为全面:“邱荪,字云漪,贵州毕节人。煌女。朱善旂继室。工文辞,善书、画。花卉设色鲜冶,与清慈禧后画相似。楷法亦工秀,每画多有长题。卒年八十二。”
  在回复沈善宝“承关爱,下征俚句”的书信中,“心感之至”的邱荪自云:“不工吟咏,少时偶作,手录存之,今不知向何处覆瓿。近则米盐累人,即间为之,亦随作随弃。自知无足存,不自爱惜。”靠沈善宝珍视保存,我们今天不仅可以读到邱荪的残句“空橐尚能劳鼠啮,焰灯那(哪)复禁蛾投”“坐禅窃喜僧无语,观音翻怜佛有情”,还可以鉴赏到邱荪的完整七律《题〈鸿雪楼初集〉》:
  一编冰雪净聪明,蕙质兰心气味新。
  腕底簪花传妙格,风前柳絮畅幽情。
  扫眉可见真才子,不栉果然太瘦生。
  想到拈毫入寂处,推敲午夜别残檠。
  邱荪称赞沈善宝冰雪聪明、“蕙质兰心”,欣赏其《鸿雪楼初集》作品纯净清新,说她“腕底”的书法作品传承晋代书家卫恒的“美女簪花”“妙格”,说她的诗句能像晋代才女谢道韫笔下的“风前柳絮”一样“畅叙幽情”,既像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里称赞“管领春风总不如”的“扫眉才子”,又像李白《戏赠杜甫》中“总为从前作诗苦”的“太瘦生”,午夜夜深人静时才在残烛余光下“拈毫”写下经过仔细推敲的一首首佳作……仔细品读全诗的押韵、平仄、对仗、用典、遣词造句,还有那种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意境营构,你不能不感佩女诗人娴熟精到的格律诗创作技巧!难怪沈善宝读了这些“奖饰过情”的诗句后要自谦“令人颜甲”——让自己这位“闺秀诗坛盟主”(邱荪赞)知道害羞!其实,我们借用邱荪题沈善宝诗集的这首诗,来评价邱荪其人其作,也应该大致不差。
  清代黄秩模(1808—1868年,江西著名刻书家)编《国朝闺秀诗柳絮集》,今人赵青撰《嘉兴历代才女诗文徵略(中)》,都收录了邱荪的五古《张婉钏夫人五十寿诗》,40韵,200字。张婉钏名纶英,是清代“常州词派”创始人之一张琦(张惠言弟弟)的三女儿,诗人、著名北碑书法家,邱荪在诗中不仅称赞她“兰仪茂郁烈,蕙心蔼温纯。读书具宿慧,掌籍知前身。临池仿波磔,芭蕉拭秋痕。裁句琢冰雪,梅花返诗魂”,还赞美了她的家世,文情并茂。
  推测一下邱荪的身世,应该是在毕节“邱家花园”接受了良好的早期教育。父亲在北京做官时,看到“国子监助教”朱善旂元配去世后的种种酸楚,因为惜才爱才才慨然许婚,回毕节即将邱荪带至北京成婚。而女婿1855年去世,邱煌1858年去世,活了82岁的邱荪,所能拥有的幸福美满的岁月并不长久。寄情于诗文书画,恐怕是他在丈夫、父亲去世后有苦难言的不二选择,其“米盐累人”的晚年生活并不一定美满幸福。
  “归来,夫子嘱写此以寄怀,今于札中复观,四十余年。”“余年已古稀,因仰先夫子手笔,今特录于秋影小楼,云漪荪。”这是邱荪古稀之年自题所画花卉长序中的几句:目睹四十余年前“先夫子”(已故父亲)嘱托自己画画的手札遗墨,回忆父亲的谆谆教诲,女儿的感念让人悄焉动容。而该题画文中“侵晓风和,偶视窗外,一波水幔,万树云横,径草迷迹,野花呈姿,萧疏之趣,犹深入怀”等句,是邱荪“并各旧雨(老朋友)重游舍亲(对人称自己的亲戚,此处应指自己的父亲)故址,探幽访古”时,对似曾相识的毕节“邱家花园”的情景再现。
  “邱家花园”的红色印记
  邱煌晚年,被在四川担任松(潘)泸(州)同知的儿子邱瑀接去奉养,直到75岁卒于泸州。邱瑀之子邱祖培,光绪五年(1879)《毕节县志》成书时曾在四川某县任知县,后来曾升任淞沪道台、南海道台。邱祖培去世后,其部分后人吸食鸦片债台高筑,不惜出租变卖“祖根父业”,导致“邱家花园”江河日下,最终“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1933年冬,林青、秦天真、缪正元成立“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后,“邱家花园”裔孙邱在先、邱在模(女)、邱在陵都是社中骨干,参加了1934年2月春节期间在珠市路“川主庙”戏楼举行的轰动全城的公演。据邱在陵在《饮泪泣血化子规》一文中回忆:“我们唱歌、演出震撼了毕节山城人民,震惊了国民党,党、政、军当局要采取野蛮手段对林青、缪正元、秦天真等进行迫害。他们得到消息,就被迫带着熊蕴竹(熊开梅)等离开毕节,我们就进入毕节中学校长李仲群(1892—1976年,贵阳优级师范毕业生,1947年接办毕节私立“弘毅中学”,建国后曾任毕节中学校长、毕节一中校长、毕节县各族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副主席、毕节县政协副主席、贵州省人民代表等职),教师李鹤年(李仲群长兄,住“灰堆坡”,贵阳优级师范毕业生)、邱在先、周云阁(周炳麟,海子街平街上人,清末“末科十廪生”之一,贵阳简易师范学堂毕业)、刘安甫(刘来泰,住南门“大夫第”,贵州省立模范中学毕业)、刘竹君(住南门“宁家龙门”,贵州省立师范学校毕业生,教音乐)等尽义务办的毕节女中读书。”
  1934年9月,贵州地下党从事兵运工作的邓止戈根据在贵阳时林青、秦天真、徐健生等向他介绍的情况,很快就认识了毕节县立初中进步教师邱在先及学生杨杰、糜克蓉、宁必恭、高大光等人,并“在这批进步青年中灌输革命思想,发展和培养积极分子,依靠教师邱在先、学生杨杰等人,在学校组织‘学生自治会’,并用‘自治会’名义编写油印《合一》半月刊,宣传进步思想。”(《地下党在黔西北的革命活动》)在毕节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邱家人做了不少革命工作——曾与秦天真同事、任教于毕节中学的邱在先,后来在1935年10月由邓止戈发展入党,毕节新成立的党支部,即由邓止戈任书记,杨杰任组织委员,邱在先任宣传委员。1938年徐健生到毕节清理、建立和发展党组织时,邱在先担任中共毕节县党工委书记,后任中共大定地下党支部书记。1941年,因叛徒出卖,邱在先在贵阳被捕,坐牢17个月零4天……建国初期,邱在先曾短期担任大方瓢儿井的区长——“邱区长”之名在瓢儿井曾经家喻户晓,后来调毕节中学(原名“省立毕节中学校”,1963年正式命名为“贵州省毕节第一中学校”,今“毕节一中”,时李仲群先生任校长)任教。邱家的女婿王芸生(毕节早期地下党员,住百花山,曾任“民教馆”业务股长,1939年到1941年曾在县立小学任教),也曾担任过中共毕节县工委书记一职,但在去解放印江县的途中,与土匪激战壮烈牺牲,被追认为烈士。
  1938年秋,著名教育家黄齐生(王若飞烈士舅舅)和贵阳达德学校校长谢孝思从昆明沿川滇黔公路到成都,沿途发表抗日演讲,一路艰辛抵达毕节后,黄齐生、黄晓庄祖孙俩和谢孝思就住在“邱家花园”内邱在陵家。另据2003年9月出版的《毕节地区志·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志·社会文化团体》第一章第一节“民国时期的文艺社团”记载,“邱家花园”还是抗战期间“毕节孩子剧团”排练节目的重要场地——
  1938年秋,国民党军政部第八补充兵训练处政治部入驻毕节“邱家花园”。是时,中共毕节县工委书记邱在先亦住在“邱家花园”。邱在先通过多方人士说项,取得补训处政治部主任同意,成立孩子剧团,由政治部科长李荣凡任团长,政治部指导员陈国良亦参加孩子剧团活动,教唱歌曲。参加孩子剧团的有数十人,其中少年儿童十数人。中共毕节县工委派地下党员宁起枷、邱在模、邱在陵、陈国枢、周鼎祥和党外积极分子参加了“孩子剧团”活动。剧团团歌歌词为:“起来,祖国的孩子们!看,敌人挥动明晃晃的刀枪预备再屠杀。一世纪来耻辱堆得比山还要高,百年仇恨比海还要深,再等待什么?谁说我们年少?且看我们显身手,勇往直前,誓替祖国复仇!英雄的孩子们,快冲上前去吧,非用热血耻辱洗不掉,不用头颅仇恨哪能报?杀!杀退鬼子兵!”孩子剧团除在毕节城区演出外,1939年春还到大定(今大方)、黔西、水城等县巡回演出街头剧《难民曲》《打东洋》《打城隍》和舞台剧《流亡曲》,演唱抗日歌曲。每到一地,剧团都要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进行抗日宣传讲演。
  “舅公,我给您请安了!”“舅舅舅妈,我给你们鞠躬了!”“几个老表哥,我给你们敬礼了!”今年已经82岁的聂肇基老师(毕节一小退休),因为其姑母是“南海道台”邱祖培的夫人,幼年时曾时不时住在“邱家花园”,给舅公“请安”、给舅舅“鞠躬”、给邱在先等表哥们“敬礼”,是他每天一大清早起床后的“必修课”。从里向外,经过三进“龙门”,问候完邱家三代人,他才能出门上学或者逛街。据聂老讲,邱家在十八煤冲一带有不少田地,每年农历三月初三,都会有少数民族同胞背着鸟铳、鞭炮等到煤冲“祭三(山)”,而自己从毕节城坐着竹皮轿子带着小外甥前往煤冲的“舅公”,就是这个不时枪声大作、鞭炮阵阵的热闹仪式的主祭。再据聂老讲,老毕节城历史上的“邱家花园”分“内花园”和“外花园”两个部分:“外花园”在城外“商业区”,位于今天的毕节四小校园内,很少住人;位于城内“县署街”的这个“邱家花园”,其实是邱家的“内花园”。
  另据今年也是82岁的市教育局退休教师刘近谋(开明士绅、爱国人士刘端绪之子,其家当年曾租住“邱家花园”前面部分)介绍,“龙门”第一进为“积善堂”,一部分给外姓租住,一部分停放邱家的几乘轿子;第二进“龙门”板壁上曾刷有标语“红军是工农的子弟兵——中国工农红军二中队宣”,开有几间织布机房,一到晚上就喧闹不停;第三进“龙门”四合天井才是“邱家花园”的核心部分,主人为“邱三爷”,真正的“花园”并不大,却栽种着当时全毕节为数极少的“香橼树”(芸香科植物,类似柑橘),“海棠果”——估计是花红、橄榄嫁接后的新品种——更是全城独一无二,毕节时兴花草树木更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就在这个不时有“野猫”出没的花园里,在斑竹林中,童年时代的刘老,听邱在模教唱过《打倒中国四大家族》等进步歌曲。1949年11月28日毕节解放,解放军毕节县县大队即入驻“邱家花园”。同年12月4日,毕节县人民政府选址于“邱家花园”。1956年4月7日至12日,这个见证了中国百余年沧桑历史的古宅,又见证了毕节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的召开。15年后的毕节县第三次党代会、31年后的毕节县第五次党代会,也在此召开。(作者系毕节二中教师、资深文化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