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投注平台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记忆 >> 匠心刻录红色史诗——舞剧《林青的远方》析评
匠心刻录红色史诗
——舞剧《林青的远方》析评
作者:文|李东升  发布日期:2020/1/8 阅读次数:
舞剧《林青的远方》剧照(毕节试验区 李金贵 摄)
  在举国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有幸在高雅艺术领域,享受了一次视觉与精神上的盛宴——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师生演出的红色历史舞剧《林青的远方》。
  这部舞剧的编剧,系该院党委副书记汤宇华同志。这是一位一贯热心于毕节红色历史发掘、致力于毕节红色品牌打造与宣传,且创新多种形式将红色基因的传承融入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乌蒙山学者。他精心提炼与剪裁了中共贵州省第一个地下党支部在毕节诞生,党支部书记林青(李远方)为理想信念不懈奋斗、英勇献身的红色史实创作了舞剧《林青的远方》。
  与剧本主题默契配合的音乐旋律、一流的舞蹈编排上的刻苦努力,使一台用舞蹈语言和音乐语言激情倾诉的舞剧以高雅艺术的形式创新地、完美地、形象地展示在观众眼前,艺术地再现了林青所代表的无数英烈在黑夜沉沉的腥风血雨中为新中国的诞生而甘洒热血的崇高形象。

  
  怀着学习历史题材舞台作品创作的心情,我在观看中心灵被宏大而完美的表演所震撼,激动中不时泪眼朦胧。看完这磅礴大气而又抒情细腻的舞剧后,不能不佩服编剧这位非艺术专业领域人士敢为人先的创作勇气。
  从文艺创作理论中得知,舞剧剧本创作有着它特定的规律和严格的步骤:通常是先要构架出一个舞剧文学台本。在舞剧台本中,要设定人物、构思情节、凸现行动、描绘场景,这就是舞剧文学台本的结构问题。这其中,舞剧文学台本的宏观层次结构,主要研究的是舞剧故事情节构成的问题。一部舞剧的故事情节,是舞剧展开的全部过程,是舞剧主要人物成长的历史,是各舞剧人物之间性格冲突的展开与解决。一部大型舞剧的情节容量,往往并不亚于一部中、长篇小说,因受舞台时空的局限,甚至比中、长篇小说创作的谋篇布局更难。因此对其情节展开的时间历程和空间场景,要相对地加以精巧分割,这与小说的布局谋篇、分章设节相类似,但更需要作者匠心地根据舞台时空构思,逻辑而连环地分幕分场,然后天衣无缝地整合完整的主题叙事。
  按照舞剧剧本艺术理论的这些要求,创作者以对毕节红色文化的高度自觉与自信,以将红色历史有机融入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创新精神,以学院师生广泛参与本土人演本土红色故事为载体,满怀激情地创作出了舞台剧本《林青的远方》,并成功搬上舞台且获得较高社会赞誉,实属难能可贵。
  从剧本的剧情简介,我们就可领略到完美的故事剪裁——
  中国革命征途漫漫,红色乌蒙星火点燃,毕节儿女甘洒热血,黔中大地代代颂传。
  黑暗的旧中国,偏远闭塞、地瘠人贫的黔西北,反动势力压迫之下的干人(穷人)困苦不堪。毕节少年林青身负家仇国恨走向远方。在嘉陵江畔、黄浦江边投身风起云涌的反帝爱国运动,接受革命思想的熏陶,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历经坎坷、接受考验、锤炼成钢。敌人的监狱成为革命者坚定信念的课堂,共产党人的壮丽人生在战斗中谱写新的篇章。
  出狱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的林青回到故乡毕节,在乌蒙高原点燃革命的星火,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他积极发展党员,建立了贵州第一个地下党支部;他创办团结进步青年的群众团体“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让乌云密布的毕节山城回荡起《国际歌》的旋律;他积极发展和壮大年轻的贵州地下党,自觉开展一系列革命活动;他在遵义会议期间寻找到党的组织,临危受命担任中共贵州省工委书记、中共遵义县委书记后,带领贵州地下党积极开展送情报、拥军扩红、支前带路等革命工作,为红军四渡赤水、绝处逢生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在第三次被捕入狱,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刻,把生的机会留给战友,慷慨就义;他在敌人的刑场上大义凛然,以悲壮的牺牲唤醒民众,书写了共产党人可歌可泣的奋斗人生。
  林青的故事定格在24岁的生命线上,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化作中国青年的诗和远方……  
  围绕着剧情故事的铺展,舞剧创作理论要求是:在舞剧结构的关注点上,主要是情节发展的时空分割,在这里所要做的,是把舞剧故事分割成有相对起始与终结的若干场次,这些场次共同构架出舞剧的戏剧性(故事性)。舞剧既然称为剧,就不会没有故事。以舞蹈演故事的舞剧,其结构过程中不能不考虑故事的情节结构要素,这就是背景、事件、人物和性格。
  对这些要求,舞剧《林青的远方》做到了。整剧以林青的革命生涯时段为主线,在舞台时空上编剧有机地划分为四幕:求索、星火、光芒、远方,另有序幕和尾声。每一幕在舞台有限的空间与时间上,在各幕转换的联系上,以精练而如诗如画的情节,引领了宏大的舞蹈(故事)叙事——
  序幕:黑云遮日,瘴漫乌蒙,祖国山河破碎,民众受苦受难,亲人惨遭不幸,林青跪别慈母,奔向远方,追求真理。
  第一幕求索:嘉陵江畔、黄浦江边,雾都山城、沪东闹市,林青在革命队伍里成长。监狱、铁窗是特别的党课,马列主义思想在黑暗的监狱中闪烁光芒,真理的声音在一个个铁窗中传递、在狱中飞扬。林青握拳宣誓:永不叛党。
  第二幕星火:出狱后的林青和党组织失去联系,返回家乡毕节,开展了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暗夜孤星,中国共产党在毕节的第一个党支部建立了,林青和战友让镰刀锤头的旗帜第一次在山城的茫茫夜色中升起。
  在林青的发动与领导下,党的外围群众团体“毕节草原艺术研究社”展开了行动,反抗压迫、救亡图存的思想传遍毕节,《国际歌》的旋律在山城上空回荡。
  第三幕光芒:遵义会议放光芒,党中央和红军来到贵州。林青和当年狱中的党课老师吴亮平相聚,欣喜不已。
  红军四渡赤水、转战乌蒙,(省工委书记)林青带领地下党穿梭在崇山峻岭之间,传递着重要情报,活跃在大街小巷、山乡村寨,开展着拥军扩红、支前带路等革命工作。
  笫四幕远方:林青和战友们送别远征的中央红军,黑暗势力乘机疯狂反扑,林青再次被捕。威逼利诱、严刑拷打,林青依旧凛然而立。监狱看守(地下党员)前来营救,林青毅然决定把生的机会留给战友。
  尾声:筑城(贵阳)红石坡,刑场途中,林青高唱着《国际歌》,铿锵嘹亮、震彻山谷。国民党反动派残忍地杀害了林青。杜鹃染血、乌蒙哀鸣,街头百姓纷纷垂泪,为英雄送行……
  剧本完美的情节构思与文字表达,精准地凸现了人物集中、情节简明、场景连贯、故事完整的舞剧艺术效果,概括而集中地演绎了林青在24岁的青春年华中始终“愿以满腔热血、换来幸福人间”的崇高思想境界。

  
  音乐是舞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舞剧中的音乐语句;它以特殊的专业语言,指导着舞蹈演员以不同的舞姿承担着剧情的解说、故事的跌宕起伏发展、人物内心与思想的表达、场景的烘托渲染等等;它在表现思想内容、发展戏剧情节、塑造人物形象及性格上发挥着重要作用。
  音乐,不但承担着舞蹈的器乐伴奏,而且音乐本身具有揭示剧情和刻画角色内心感情的作用,具有较强的独立性。“音乐是舞蹈的灵魂。”观众通过视觉上的舞蹈语言,再通过听觉上的音乐语言,产生视觉与听觉上的和谐共鸣,通过比较欣赏,归纳出舞剧音乐通过音符语言塑造人物形象、渲染舞台气氛等手段,来感受表现的剧情,领略剧情故事背景中反动派的枪声、时代的黑暗、监狱的阴森、民众的反抗、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气节等等。
  作为这台舞剧重要组成部分的音乐,天衣无缝地与剧本浑然一体。如果说剧本是红花,那音乐则是绿叶;如果说剧本是浓墨,那音乐则是彩笺。立柱板壁的房架,需要青瓦粉脊;清溪水岸,需要垂柳依依。谱出这么一本舞剧的曲谱,作曲者关鹏、周正军两位老师,为配合剧本而构思的谱本也是可圈可点的。特别是该院周正军教授,对本土故事的熟悉,对人物形象的塑造要求,对本地音乐元素的了解,势必在配合主作曲者在故事结构、舞剧主旋律、节奏等的解说磨合上达到创作上的默契配合,付出的心血应该说不可谓不大。
  舞剧中的乐曲,始终以激越高昂、奔放热烈的主旋律,演奏出了林青为共产主义事业热血奋斗的一生。音乐还巧妙还原了符合当时环境的背景元素,使人更加亲切、更加透彻地从音乐语言中看到了具体的历史。
  当舞剧剧情发展到林青从上海回到毕节,建立与发展了党的外围组织“草原艺术研究社 ”。党组织领导“草原艺术研究社”进步青年,开展多种进步活动,用舞蹈演绎出宣传抗日救亡的情景时,音乐用欢快、激昂、明亮、流畅而又简洁的音符,奏出了“草原艺术研究社”进步青年积极向上、激情迸发、唤醒民众抗日救国的火热行动,让人们看到了一大批在党的宣传鼓动下冲破黑暗暴政投身革命的进步青年形象;当舞剧剧情发展到进步青年向群众宣传国家危亡、演出当时具有积极进步思想的歌剧《暴风雨中的七个女性》这一情节时,舞剧伴奏真实地复原了上世纪三十年代该歌剧的原貌音乐,通过特殊语言的诉说与引领,让观众身临其境,仿佛真实地看到了当时东北沦陷、华北危亡、国家与民族危亡时毕节地下党和全国所有共产党人一样,挺身而出唤醒民众、热血救国、为救亡图存而战的情景。
  这就是本剧音乐在表现思想内容、发展戏剧情节、塑造人物形象、描绘性格特征上发挥的重要作用。音乐用乐器演奏,有机地发展配合剧情、刻画林青形象与内心感情。虽然说音乐具有较强的相对独立性,但又与剧本默契结合,配合剧本情节发展与人物的思想表达,达到了剧本创作者与音乐创作者的交流沟通、浑然一体的紧密组合。

  
  我们都知道,舞蹈是一种动作表演艺术,需要使用身体来完成各种优雅的或高难度的动作,在音乐伴奏下以有节奏的舞姿造型为主要表现的艺术形式。它除借助音乐外,有时也借助其他的道具。
  表达故事或生活片段的舞蹈,是编导在舞剧(舞蹈)作品上的构思与创作,编导是排练和演出过程中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其专业特点是编与导的紧密结合和高度统一。舞蹈艺术在表现手段上的特殊性,不同于话剧或歌剧,可通过道白、对话、唱词来塑造人物或表达思想。舞蹈是通过动作来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情节内容塑造典型形象的。在舞蹈创作中,创作者需要深入生活,捕捉舞蹈语言,再创造和组织舞蹈动作、编排设计舞段,然后将其艺术构思通过排练,最终由演员体现于舞台之上,整个经过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完整的艺术创作过程。因此,在舞蹈作品的创作过程中,编和导也是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
  舞剧《林青的远方》,给人观感中的编导是具有独特、独到创意的。
  序幕一开始,在黑沉沉而压抑的舞台环境中,全体演员远近高低,错落有致的姿体造型,构建成了起伏跌宕、气势磅礴、深远辽阔的乌蒙群山,造型凸显了时代特征与毕节的典型环境。在这“长夜难明赤县天”的特定环境下,灯光聚焦、追随着林青修长的身影、悲愤的表情,他怀中捧抱被反动势力迫害身亡的妹妹,一下就交待了时代背景与林青身负的国仇家恨,形象地揭示了林青投身革命、砸烂反动统治的动因与决心。
  舞剧舞台背景的布置,是表达人物所处环境的交待。如舞剧《红色娘子军》的万泉河畔、白毛女由人变鬼 的栖身岩洞,直观地让观众了解剧中主角所在的特定环境,配合舞蹈肢体语言和音乐语言,让观众更清晰地解读剧情。《林青的远方》一剧,编导独具匠心,在置景上独特地创新,让众多演员以舞姿与形体,塑造出了别开生面的布景。如林青上海狱中,那阴森森的监狱之门、重重的铁栅栏,编导匠心独具地由演员以舞姿造形构成。在演员造型的重重铁栏之中,灯光点睛在我党杰出的革命家吴亮平和林青身上。他们学习与宣传马列主义的热忱,岂是重重铁栅栏、道道铁窗所能阻隔的?那刚劲而不屈不挠的舞姿,表现了真理的传播。
  在尾声一幕中,狱中受尽酷刑的林青昏迷了。这时,编导运用了文艺创作中“潜意识”“朦胧意识”“心理暗示”等手法,在舞台调度上采用了规则与不规则、平衡与不平衡的交替运用,一个舞台形成两个空间:一边是阴森森禁锢的监狱一角,昏迷的林青倒在冰冷的地上;一边是家乡毕节,慈祥的母亲与可爱的妹妹,在期盼他的归来,在焦虑着他的命运与安危……这段舞段的设置与分割,使人们进入了林青昏迷的虚幻恍惚内心。这庄严肃穆的艺术氛围中,舞蹈动作上一致与不一致的交替运用,音乐与舞蹈在节奏上、在韵律上同步与不同步的交替运用,一个交响化的织体,造成了一种意境,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艺术感染力,一种想象与现实的交织。而这种意境表达了林青虽然是坚定的革命者,然而革命者也有铁骨柔情。他内心深处也有深情思念,他在渴望自由,思念与母亲团聚,幻想着妹妹没有离开人世……这一悲痛的细节编导,林青内心感情的折射,顿时让观众心如刀剜,禁不住热泪盈眶!
  综合起来,舞剧《林青的远方》,无论是剧本的创作构思、音乐的合成谱写演奏,还是舞蹈的编导排练,均在艺术风格上有所创新、有所突破,达到了舞剧的精品境界。   
  《林青的远方》——它是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师生奉献给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一份厚礼!也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主题教育的生动教材!同样也是对毕节革命老区红色品牌的宣传打造!
  我和众多观众一样,深深感谢这台舞剧的演出,这朵绽放于乌蒙山区绚丽的艺术之花,让革命老区各界在本乡本土享受到展示本地红色历史文化的大餐,丰富了民众的精神文化需求,也让英烈形象生动地谱写出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作者系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会员、贵州省著名红色历史题材作家)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评论:
(字数不能超过300个)
                               剩余字数:
本类热点